-->

法拉第未来起诉前CFO盗取商业机密和挖角员工

神州明达专注信息安全领域13年上万家政府单位 军工单位 企业 家庭的的共同选择,为国内及全球客户提供反窃听反偷拍服务和产品,如果您担心您的信息已经被窃听,并想解决安全隐患,请联系我们,寻求帮助。我们专业的反窃听团队将为您提供一系列个性化定制服务,随时回复您的任何要求。

来源:腾讯汽车天宝
 
       即使电动汽车创业公司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已经越来越接近制造量产汽车,但它与前任高管的持续法律纠纷仍在继续恶化。周四,这位前高管的新创业公司起诉法拉第未来,声称其雇佣协议阻止员工在其他地方寻找工作,违反加利福尼亚州法律。但这一抱怨也描绘了法拉第未来日常生活的苛刻画面。
 
       法拉第未来经历了震荡的四年,但来自电动汽车创业公司Evelozcity的长达20页的控诉指责法拉第未来以虚假承诺吸引员工,并要求他们签署包含所谓的“竞业禁止条款”的雇佣协议使他们最终不愿意离开公司。
 
       洛杉矶高等法院提起的诉讼指出:“从表面上看,该条款禁止离职时间在12个月内的法拉第未来员工直接或间接地邀请其他法拉第未来员工加入另一家公司。然而,法拉第未来在解释和执行这一条款时超出了加州公共政策指引的范围。”
 
       据称法拉第所针对的“不断扩大的Evelozcity员工名单”,该创业公司声称:“如果任何与Evelozcity有关联的人邀请法拉第未来的雇员跳槽,那么之前在法拉第未来工作过的Evelozcity员工便都涉嫌违反‘竞业禁止条款’,这似乎是法拉第未来的立场。”
 
       Evelozcity的CEO克劳斯(Stefan Krause)与法拉第未来及其CEO贾跃亭有着悠久的合作历史。法拉第未来为了努力保持财务可行性,于2017年初聘请了克劳斯。克劳斯开始筹集10亿美元用于法拉第的项目,并将另一位前宝马高管克兰兹(Ulrich Kranz)劝说到法拉第未来担任首席技术官。但Jalopnik此前曾报道,尽管他与二十多名可能的邀请者谈话,但他没有找到任何接受者。
 
       到了十月,他离开了公司。在克劳斯向Jalopnik确认他离开之后,法拉第未来发表了一份非同寻常的声明,指责他“渎职”,并试图解释它实际上已经开除了克劳斯。该公司后来起诉克劳斯,声称他窃取了商业机密和挖角员工。克劳斯否认了这些指控,该案件正在审理中。
 
       法拉第没有立即回复评论请求。Evelozcity拒绝发表评论。
 
       克劳斯本来想让法拉第未来走破产程序,但最终遭到贾跃亭的拒绝,而Evelozcity的诉讼详细描述了贾跃亭在公司的地位。
 
       诉讼称:“贾跃亭将破产视为叛国罪。事实上,尽管他的许多商业顾问都在劝他这样做,但贾跃亭仍大力阻止破产的准备工作。贾跃亭宁愿公司倒闭,让滞留的员工和供应商欠下大笔未偿还的公开债务,而不是重组公司的财务状况以及公开证明法拉第未来和他自己的缺点。”
 
       这家创业公司的诉讼也为法拉第未来办公室的生活提供了一幅鲜明的画面,吸引人们关注。例如:
 
       在那里,他们观察到一些令人震惊和令人不安的现实,证明法拉第未来已经远远偏离了初心。它不但没有成为一家最先进的技术公司,它的员工反而经常花费时间来躲开债权人的电话,并策划支付哪些账单来避免破产。截至2017年秋季,由于该公司已陷入流动性不足且无力偿债,因此法拉第未来经常需要耗尽其银行账户并每两周注入一笔现金,以便制作工资单。
 
       贾跃亭最近宣布中国房地产巨头恒大集团(Evergrande Group)的子公司恒大健康(Evergrande Health)投资20亿美元,据称恒大集团通过这次投资收购了法拉第未来45%的股份。但Evelozcity声称,法拉第未来甚至没有将这些现金投入到“进一步的产品开发”,反而试图“恐吓现有员工,从而阻止他们跳槽至Evelozcity,或寻求其他机会”。
 
       据Evelozcity称,据称法拉第对“竞业禁止条款”的实施已经在小圈子的电动汽车行业产生了“寒蝉效应”。
 
       诉讼指出:“由于行业规模小,这些专业员工可以选择的跳槽机会有限,这种寒蝉效应尤其明显,并且法拉第未来和EVelozcity的员工也感受到了这种影响。”
 
       该诉讼要求主张权利,并声明在加利福尼亚州法律框架下法拉第未来的“竞业禁止条款”无效。
 

上一篇:高育良车上安装反监听设备,代表什么?

下一篇:从裴国良案看商业秘密保密措施的重要性(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