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年度国内窃密泄密事件大盘点:加强保密教育迫在眉睫

神州明达专注信息安全领域13年上万家政府单位 军工单位 企业 家庭的的共同选择,为国内及全球客户提供反窃听反偷拍服务和产品,如果您担心您的信息已经被窃听,并想解决安全隐患,请联系我们,寻求帮助。我们专业的反窃听团队将为您提供一系列个性化定制服务,随时回复您的任何要求。

新形势下的保密工作直接关系国家安全、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同样,对于企业而言,做好保密工作也对各企业的发展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接下来,我们先一起了解下“2020年度媒体公布的诸多窃密泄密事件”的六大特点,总结经验。

1、远程办公泄密高发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爆发,拉动了远程办公需求。虽然在应用场景多元化方面,远程办公有无法比拟的优势,但其信息安全隐患也不容小觑。特别是一些机关单位工作人员,在讨论工作时不加注意,把涉密敏感信息一并“上云”,造成了工作秘密、国家秘密的泄露。

比如,广西南丹县疾控中心熊某、工作人员区某泄露疫情防控工作材料问题。1月26日,熊某在未经审批的情况下,擅自将该县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材料通过QQ发送到本单位工作群。区某发现这一信息后,随即将原文转发到其个人微信群,并被其他群内成员转发扩散,造成一定社会影响。无独有偶。2月1日,内蒙古乌海市一名街道工作人员在开车巡查过程中,收到微信文件 “关于做好与某人密接人员排查的函”后,想把此函通过微信转发给街道主要负责人,但因当时正在开车,点击错误,把文件发到了朋友群中,虽然发现后立即撤回,但仍给工作造成了被动。据统计,湖南、陕西、宁夏等多地都曝出类似事件。事后,当事人虽然被严肃追责,但其泄密行为引发的不良影响难以挽回。

2、间谍活动仍然猖獗

去年,国家安全机关曾组织实施“迅雷—2020”专项行动,破获了数百起间谍窃密案件。随着我国综合国力不断提升,境外间谍情报机关对我国的情报渗透活动也更加活跃。他们以我国党政机关、军工企业和科研院所等单位的核心涉密人员为目标,千方百计进行拉拢策反,开展窃密破坏活动。

其中,张建革案十分具有典型性。某军工研究所工作人员张建革,在赴国外访学的过程中遭到间谍策反。该间谍多次为其解决生活问题,不仅用豪华轿车带他外出旅游,去高档餐厅用餐,为他提供高薪兼职工作,还允诺要为其女儿赴国外留学和取得居住权提供帮助。得知对方间谍身份后,张建革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仍然选择卖密,在回国后立即开始搜集军工情报,导致我国多种还没有投入现役、没有列装的武器装备,就这样被泄露出去。最终,张建革因犯间谍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

3、涉密人员叛逃首度披露

去年,我国国家安全机关首次公布了多起涉密人员叛逃案件。王丕宏曾任我国某航空研究所副总设计师,其妻赵汝芹同样曾是该研究所的技术人员,两人均掌握国家秘密。从1999年起,王丕宏和赵汝芹就开始预谋移民某西方国家,他们向单位隐瞒情况,伪造材料,私自申领因私护照,并通过移民中介公司办理了手续。2002年春节期间,两人利用探亲的机会,携子秘密前往该西方国家,并取得该国国籍。

王丕宏夫妇消失后,国家安全机关迅速将他们纳入工作视线,侦查发现,王丕宏到达国外后,一直在该国从事航空领域相关工作。由于掌握我国大量科研机密,又在国外从事相同领域工作,王丕宏夫妇的叛逃,对我国军事安全、科技安全造成重大威胁。2017年,二人用外籍身份入境,被国家安全机关拿获。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叛逃罪判处王丕宏有期徒刑三年,赵汝芹有期徒刑两年。王丕宏夫妇到案后不久,曾任我国某国防军工研究院技术人员的苗敬国也因叛逃罪被国家安全机关抓获。作为重点涉密人员,他于2003年擅自携妻儿离境赴某西方国家滞留不归,并于2007年加入该国国籍。苗敬国因叛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

4、学者”沦为窃密中间人

在上述“迅雷—2020”专项行动中,有关部门还抓获了一批台湾间谍,引起社会广泛关注。比如蔡金树案。某天,一名自称郭佳瑛的台方间谍与早年在大陆求学、自20世纪90年代开始从事两岸交流活动的台湾学者蔡金树取得联系,获得对方信任后,郭佳瑛利用蔡金树的人脉成立协会和电子媒体,以聊天、约稿等方式试图向大陆人员套取情报。据统计,此案涉及大陆涉台工作部门人员、重要智库专家、知名媒体记者等50多人。2020年7月,蔡金树因间谍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施正屏原为台湾师范大学教授,后在台湾“国安局”间谍周德益的劝服下成为其搜集情报的工具。在搜集情报的过程中,周德益根据情报的重要性给施正屏付费,从几万到十几万不等。在利益的诱惑下,施正屏在2005年到2018年之间以台湾学者身份到大陆搜集情报,内容涉及政治、经济、两岸关系、政策法规等多个领域,通过公开套取、打探刺探、金钱收买、物质利诱等手段获取“一带一路”、亚太战略等方面数据和内容,对我国国家安全和利益造成损害。

5、窃密目标转向公众

境外情报机构还利用各种手段试图通过社会公众窃取我国家秘密。2020年4月,刚刚来到大连务工的赵某在网上查找招聘信息时,与一名自称姓叶的女子取得联系。对方说自己是搞城市规划设计的,急需招聘兼职人员来帮她拍摄一些城市风景照,并给出了日薪200元人民币的工资待遇。

工作第一天,在叶某的遥控指挥下,赵某先后来到大连的港口、造船厂周边拍摄照片,并记录下沿途的地理环境,通过手机发送给叶某。随着时间的推移,叶某布置的任务不断加码。为了方便拍摄港口中停泊军舰进行维护的照片,叶某甚至要求赵某到造船厂周边的高层公寓租住,还称如果赵某找机会进入造船厂工作,每月将获得更多的报酬。4月中旬,赵某无意间看到电视台播放的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节目后,突然对叶某的身份产生了怀疑。经过一番思想斗争,赵某在家人陪同下主动向国家安全机关自首。鉴于赵某主动投案。且尚未对我国国家安全造成实质危害,国家安全机关依法免于追究其刑事责任。

对此,有关部门表示,针对受欺骗、受胁迫从事间谍活动且能主动彻底交代问题、认罪悔罪的中国公民,国家安全机关将坚持教育为主、惩治为辅,进一步凝聚全社会维护国家安全的强大合力。

6、情报攻防成舆论焦点

近年来,国内外媒体有关间谍情报活动的报道越来越多。特别是香港国安法推出后,一些西方人士和媒体加大力度炒作“干涉渗透影响”和“间谍威胁”,其言论和报道或明或暗指向中国、俄罗斯、伊朗等国。特别是 “五眼联盟”成员之一澳大利亚,更是把自己包装成国际间谍情报活动的“受害者”。    

但据媒体披露,近年来澳大利亚从未停止过对别国的间谍情报攻势,我国曾多次破获澳情报人员间谍活动。澳方渲染“中国间谍威胁”的言行,更是贼喊捉贼。

据悉,2018年我国执法部门对一起间谍案件进行侦查时,在境内发现并现场抓获澳情报安全部门间谍,当场起获用于间谍活动的器材、经费以及刚刚搜集的情报资料。而除在中国境内实施间谍情报活动外,澳情报安全部门在其本土和第三国也针对华人展开策反活动。有关部门曾破获案件,澳情报安全部门将一名华人策反后,安排其到位于堪培拉附近的斯旺岛秘密基地进行专业的间谍培训,之后又将他派遣回中国大陆搜集情报。澳情报安全部门甚至在驻华大使馆设立了北京情报站,负责管理在华情报活动, 兼管澳在日本、韩国、蒙古国等地的情报活动。

消息指出,澳情报安全部门对中国大肆开展技术窃密活动由来已久。20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驻澳大使馆在修建过程中,澳情报安全部门就暗动手脚,在建筑内部安装了大量窃听器材,包括当时最先进的拾震式窃听器和高频、低频电磁感应式窃听装置,几乎覆盖了每层楼板,甚至连使馆储藏室也未能幸免,以至于中国政府只能在澳重建大使馆。

近年澳情报安全部门对中国驻澳机构和人员的监控力度越来越大,并且大规模约谈、骚扰在澳华人,要求提供华人社区和中国使领馆的情报,甚至将有些人发展成情报线人。据有关部门掌握,在澳华人学者冯崇义就是澳情报安全部门发展利用的线人。冯崇义就职于悉尼科技大学,常年在境外反华媒体上充当“中国问题专家”对我国进行污蔑攻击,2017年,外媒还曾炒作冯崇义回国返澳时被“扣押”的消息。

总而言之,随着我国加速崛起,国内外信息安全保密形势不容乐观。提高信息泄密防范能力,加强全民保密法治教育迫在眉睫。神州明达从事军警信息安全领域14年,拥有大量国家级大型会议室、办公室、涉密车辆等特殊保密场所的信息安全保障经验,对反窃听窃视排查有着丰富的经验。主要为用户提供:政企反窃听窃密检测,宾馆酒店反偷拍检测,车辆防定位检测,个人家庭隐私检测,防录音产品录音干扰器。

 

 

上一篇:隐私安全 | 监控变直播,你家的智能摄像头还安全吗?

下一篇:偷拍泛滥成灾,如何反偷拍我们都应该防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