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战时候,在没有无线网络的情况下,窃听器有多先进?

神州明达专注信息安全领域13年上万家政府单位 军工单位 企业 家庭的的共同选择,为国内及全球客户提供反窃听反偷拍服务和产品,如果您担心您的信息已经被窃听,并想解决安全隐患,请联系我们,寻求帮助。我们专业的反窃听团队将为您提供一系列个性化定制服务,随时回复您的任何要求。

窃听器是特工在情报搜集时重要的特种装置,在很多影视剧里,二战时候的窃听器,即使是在没有无线网络的情况下,都很先进。那么当时的窃听器到底有多先进?  

有这样的认识,基本上就是受到了影视剧的误导。窃听器这种东西,一点都不神奇,二战时那种有线窃听器,现在只要把技术原理讲一遍,几岁孩子都可以做出来——买个最便宜的座机电话,插好自己家电话线,把话筒拆下来,把拾音器后面的线接长,可以装到你前后左右任何地方,再用手机拨通你家电话,把座机保持接通状态,你就拿着手机听吧,只要有人在话筒边讲话,你就能够听的到。

还要再专业一点,就自己买个播放器,接个麦克风出去当窃听器,那就用不着电信帮你转,这差不多就是二战时的专业窃听器了,只不过效果远比二战时的窃听器还要好,二战期间无论那方的窃听器,接线超过百米,那声音真的就没法听了,所以特工们总是要尽量找一间离目标最近的房间,来安装窃听接收设备,如果是重要的情报,还会接上一台钢丝录音机将窃听到的对话录下来。   
现在好了,要是没有法律保护,随便找个音响发烧友,用现成的民用器材,花不了多少钱,都能接出通过半个城市的麦克风,声音质量还不会差到那里去,这就是科技进步的厉害之处。
这些还只是说非要高仿抗战时期窃听器的路数,要是可以用任何可以使用的手段,那现在的从民用针孔摄像头,到超距拾音器,无线、遥控、智能,加无人机一起用还带会飞,平凡如你我,都能吊打二战时的特工高手。 

  

以前老式窃听器,二战时用的没机会接触过。冷战时期的,上世纪七十年代、八十年代最初的无线纽扣麦克风是见过的,老式电子手表里纽扣电池那么大,以前人谈话都喜欢在一个桌边坐着,一边喝茶一边说话,桌上还喜欢放点装饰,台灯啊、小雕像啊、插着塑料花的花瓶之类,窃听器就是放在这些东西里面,然而到八十年代,真正两个特工这么坐着谈话,交换情报,他们都懒得检查一下边上的饰品,只需一边小声讲话,一边不停用勺子搅拌自己杯子里的咖啡,或者不停的用指甲弹茶杯就行,这种人为制造的杂音就足够干扰窃听器材的拾音效果,让窃听者抓耳挠腮干着急上火,什么都听不清,这已经是比抗战时窃听器材先进近半个世纪的器材了。    

从这点来说,倒是最初的无线窃听器材,还不及二战时有线器材呢,不过现在又差不多半个世纪过去了,而这近半个世纪,恰恰是电子信息革命大爆发的半个世纪,其成果就是现在只要还能买点钱的元器件,随便组装,都能装出远超抗日时期的窃听器材,不过非要抬杠说只许装必须用无线网络功能的,还非要穿越到没WIFI的二战时期用,那到真没那时特工们的器材好用。
所以,二战时期哪里有什么先进的窃听器。
所谓的窃听器其实只有两种:第一种是有线窃听器。这玩意其实就是一个简单的有线录音设备,只是将喇叭做的很小。在电影《风声》中,裘庄其实是日伪特务机构用于监视嫌疑人的地方。所以,五个嫌疑人居住的房间,到处都是这种早就安装好的有线窃听器。由于它们是有线窃听器而且体积比较大,真正的特工老枪和老鬼,都不费吹灰之力的发现了。他们为了躲开窃听器说话,老枪和老鬼上演了一出醉酒色狼进屋试图非礼美女的好戏。期间,两人配合将三个有线窃听器,全部贴上胶布,使得窃听器失灵。由于当时技术落后,窃听人员只是认为是信号不好。两人在几秒内交谈完以后,再将胶布拆掉,神不知鬼不觉。这种就是二战时最常用的窃听器,不过特工显然没法随身带着,总不能拖着一根线。    

第二种是无线电窃听器。这种主要就是窃听无线电报的设备,其实就是一台无线电接收机。然而搞笑的是,其实窃听无线电报是很容易的,甚至都谈不上“窃”,无线通讯在整个空间都是开放的,只要你找到频率,就可以接收。但这又有什么用?各国的无线电报一定都是要加密,想要解密是千难万难的,单纯窃听或者更确切说是收听,根本就是毫无意义。    

那么可以随身携带的无线窃听器呢?对不起,这个时候还没发明。 当时,即便是装备最先进的美军,用于战地通讯的无线电步话机,童话距离仅有1公里,可你知道就这种步话机体积有多大吗?就跟十四英寸电视机差不多。二战时的窃听器根本没有电子化,那年代连个发光二极管都已经算是高科技了,非要窃听,则必须在房间里预先埋设有线窃听器,其原理类似电话。二战结束以后,盟军在关押德国原子科学家海森堡等人的时候,就在牢房里事先布置了相当密集的暗藏式窃听器,以监听他们的谈话,从他们的交谈内容中获得情报。    

显然,这种谍报监听系统是不可能用在四处“暗战”的特工身上的,实际上一直到冷战末期甚至现代,人们依然在使用这种方法进行监听。有线监听最大的问题是布设太麻烦,工程量又大,所以只能用于固定的,预设好的监听场所还有一种类似的方法,是在电话机上做手脚,将关键电话线分一条出去,这样便可以直接监听对方的电话通话。但这招其实更难,因为特工几乎没办法去秘密进行搭线。  

在声音窃听之外,更多的是使用“矿石收音机”对无线电信息的监控,这种技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就已经出现了。采用矿石晶体为核心的原始收音机,不需要电源即可工作,相当的隐蔽.那时候的无线电没有现代的加密措施,所以只要接收到无线电信号,剩下的就只有密码破译。

二战时像德军潜艇通讯、山本五十六在太平洋战场上的通讯,都曾经被盟军接收到,泄露了无数的战场信息,但它们并不需要通过特工来窃取.二战时最著名的,也最先进的窃听案当属苏联对美国窃听的“金唇”(The thing),1943年时,苏联开发出了一种名为“金唇”的高灵敏震膜窃听器。它不需要电,只要能震动就行。它将收集整个房间的震动,而苏联特工会在附近用一个专属的接收器进行照射收音。    

上一篇:日本女星家中被人装窃听器,看完鸡皮疙瘩掉一地…

下一篇:抵押车的盾和矛---GPS定位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