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密风暴”22人受处理

神州明达专注信息安全领域13年上万家政府单位 军工单位 企业 家庭的的共同选择,为国内及全球客户提供反窃听反偷拍服务和产品,如果您担心您的信息已经被窃听,并想解决安全隐患,请联系我们,寻求帮助。我们专业的反窃听团队将为您提供一系列个性化定制服务,随时回复您的任何要求。

来源:<南方周末>
国家保密局正在推动一场20年来罕见的保密检查,系统内称之为“保密风暴”,至少已有22人在这次风暴中受到处理。
  据透露,检查中发现,多起泄密案的发生,都是计算机内部网络和外部互联网串通所致。“那个(移动)介质很厉害,三十米之内就能把你电脑上所有资料搞走。”一位专家说。
  一周前,澳大利亚力拓公司驻上海办事处四人被上海市国家安全局以涉嫌窃取中国国家秘密拘捕。
  而一场20年来罕见的保密检查正席卷全国,不仅包括党政机关,国有企业也在其中。两个月前,国家保密局举办地方保密大检查高级研修班,这预示着,地方大检查也将拉开帷幕。
  系统内称之为“保密风暴”。去年2月至9月,90个中央和国家机关部委,接受了一轮拉网式排查,重点是计算机和移动存储介质,某些要害部门一年内被查了4次。
  至少已有22人在今年这次风暴中受到处理。据保密系统内部人士透露,以往处理泄密人员只是轻描淡写,“一个人有的就泄密几百份上千份,只给了行政处分甚至处分不了。”这次,不排除有追究刑责的可能。
  “动真格”的检查
  大检查之下,各机关明显加强戒备。“以后碰到外国人,不能告诉真实号码,和敏感人谈敏感问题,要卸下手机电池才能防窃听。”一位机关人员说。
  据透露,检查中发现,多起泄密案的发生,都是计算机内部网络和外部互联网串通所致。上月底,接受保密法征求意见的专家上了一堂警示教育课。“那个(移动)介质很厉害,三十米之内就能把你电脑里所有资料搞走。”一位专家说。
  要害部门、国家秘密最大集散地——中央办公厅被树为榜样。
  中办的一些涉密单位,工作人员被要求把自己手机放进柜子里,再进入办公区。中办保密办还为距离公共场所较近的多台涉密计算机配备了视频干扰器,为多个重要涉密会议室配备了手机信号干扰器。
  保密系统呼吁升格
  一系列动作,将原本隐秘的国家保密系统推向前台。6月22日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一次审议保密法修改时,“国家保密工作部门”变成“国家保密行政管理部门”,保密机构作为行政主体在法律上将得以明确。
  保密系统的先进人物、包头市保密局长张学军1998年被任命为副局长时,迎接他的只有“一老一小”:一位老局长和一位刚考入的公务员。老局长说:“其他人一天都不想在局里呆,调走了。”
  人口第一大省河南省保密局,经局长争取后,编制由原来的15人扩至26人。
  保密工作人员任命的随意性,是定密、解密工作混乱的一个重要原因。近几年,国家保密局先后以合作方式,在南京大学成立“ 国家保密学院”,在北京交通大学建立研究生培养基地,在北京电子科技学院设立信息管理与信息系统本科专业。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吕薇认为,现在国家保密局是一个局级单位,很难协调政府部门。作为极少数正局级的国家局(多数为副部级),升格是保密系统多年来的呼声。
  保密局走到阳光下
  有保密局系统资深官员认为,近年来保密系统从被动变得主动,和2005年6月新晋的国家保密局局长夏勇有关。夏勇曾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所长,在人权和宪政理论研究方面卓有成就,被认为是法学专家入仕途的典型代表,被寄予厚望。
  据保密系统内部人士说,夏勇上任四年来,做成了几件事情。
  其中动静最大的是2005年8月 8日,国家保密局与民政部共同发文,将灾害死亡人数剔除出国家秘密范围。
  2005年9月12日,国家保密局第一次主动召开新闻发布会。这个从114查号台上无法查询到电话号码、从地图上找不到的国家机关首次面对公众。
  上述人士透露,酝酿已久的保密法草案,得以进入人大修法计划,与夏本人推动有关。
  内司委的调研报告称,计算机泄密案发数已占70%。
  信息公开条例实施时,夏勇强调“该保的保,该放的放”。
 

上一篇:中国经济泄密事件触目惊心!

下一篇:近年来发生的计算机及其网络泄密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