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军情报员称泄密26万件可致希拉里心脏病发作

神州明达专注信息安全领域13年上万家政府单位 军工单位 企业 家庭的的共同选择,为国内及全球客户提供反窃听反偷拍服务和产品,如果您担心您的信息已经被窃听,并想解决安全隐患,请联系我们,寻求帮助。我们专业的反窃听团队将为您提供一系列个性化定制服务,随时回复您的任何要求。

转自 《青年参考》二十六万份机密外交电报
  曼宁来自马里兰州波托马克市,在美军第十山地师第二旅(该旅驻扎在巴格达东65公里处的“悍马”前线作战基地)服役。作为一名军方情报分析员,他能接触各种绝密资料。
  据曼宁透露,除了将上述绝密视频泄露外,他还向“维基泄密”网站泄露了2009年5月4日美军在阿富汗的空袭中打死无辜平民的录像、军方将“维基泄密”评估为“安全隐患”的机密文件,以及26万份机密的外交电报。曼宁表示:“这些文件展现了美国驻中东使馆罪恶的幕后政治交易。当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和(美国分布在)世界上的几千名外交官早上醒来,发现几乎所有绝密的外交文件被曝光时,可能会集体心脏病发作。”
  美国《连线》杂志认为,目前还无法证实曼宁所说的泄露26万份机密电报是否属实。迄今为止,只有一份外交电报张贴在“维基泄密”网站上。
  曼宁之所以引起联邦调查局与军方刑事调查处的注意,是因为他与美国黑客、记者阿德里安·拉莫在网上结识。今年5月,曼宁通过邮件及网络聊天工具,向拉莫吹嘘自己向“维基泄密”网站提供了机密录像。他不无得意地对拉莫说:“如果你在超过8个月的时间内,每周7天、每天14小时接触那些从未见过的机密,你会怎么做?”
  拉莫随后将这一情况报告给FBI与军方,并在加州其居住地附近的一家星巴克咖啡馆里,与FBI和军方的调查人员会面。拉莫将他与曼宁的聊天记录交给调查人员。
  他是“维基泄密”网站的“消息来源”?
  拉莫在5月27日第二次与调查人员会面时被告知,曼宁已于5月25日在科威特被捕。
  鲜为人知的是,虽然告发曼宁泄密,但拉莫此前曾向“维基泄密”网站捐款。他说自己在向军方揭发曼宁前,曾有“非常痛苦的思想挣扎”,最终决定告发他,因为这涉及国家安全。“我已经不做黑客了,但仍有许多黑客同我联系。我从没想过去告发他们。但这次不一样,机密的外交电报被泄露,很可能危及国家的安全。”拉莫在接受《连线》杂志记者采访时说,“如果没有威胁到公民的人身安全,我不会这样做(指揭发曼宁),他身处前线,把机密资料保存在真空中是他的本分,但他却把它们暴露在空气中。”
  拉莫说,曼宁在与他聊天时表示,自己可以接触那些绝密,他花了一年多时间,在军方和政府的网络里搜集绝密。曼宁告诉拉莫:“在这些网络里有‘不可思议的、可怕的东西’,这些东西本该向大众公开,而不是仅仅储存在华盛顿某个黑暗房间的计算机里。”
  曼宁还告诉拉莫,他第一次接触“维基泄密”网站的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是在2009年11月。曼宁向该网站提供了一份机密信息,他在给拉莫的邮件中写道:“我为自己能自告奋勇地站出来提供信息感到高兴。”
  6月12日,美国决定逮捕“维基泄密”的创始人阿桑奇,防止他继续泄密。
  应该逮捕“以美国人的名义折磨别国人民的那些人”
  在写给拉莫的邮件中,曼宁透露,他有两个可登录机密信息网络的用户名,而这只是他获取机密信息的第一个条件。第二个条件是松散的安全管理,让他有机会把信息带出机密信息室。
  “每次进入信息室,我都会带一张CD唱片,如Lady Gaga(美国流行音乐明星)的唱片,然后擦除原来的信息,写入需要的机密数据。”曼宁写道,“我一边听歌,一边制造着可能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泄密案。没有人怀疑,从来没有。够奇怪的吧!”
  曼宁从小由姨妈黛博拉·范·阿尔斯泰恩带大。直到曼宁被捕两星期后,《连线》杂志去采访她时,她才知道曼宁因泄密被捕。黛博拉告诉《连线》杂志,她上一次见到曼宁是今年1月他回美国休假时。当时他同她谈起2011年10月服完兵役后要去读大学。在黛博拉眼中,曼宁是个聪明的小伙子,从不知什么是忧愁。“他在计算机方面很有天赋,热衷国际政治。”
  曼宁的父亲布莱恩·曼宁对媒体表示,曼宁是个乖孩子,“从不惹火上身,从不沾染毒品,从不酗酒。”“他是个遵守军纪的人,即使对我都不多透露军队中的信息,因此我不相信他会做出这种事情。”美国国内有许多为曼宁喊冤的人。6月18日,在美国网站“救救布拉德利·曼宁”上出现了帖子《签名,为布拉德利·曼宁伸张正义》。该帖称,不管是否真的把绝密录像提供给“维基泄密”网站,曼宁都不该被捕,更不该受到指控。而在此前,有人在美国新闻网站“每日野兽”上撰文称:“我们不该逮捕这名士兵,而应逮捕以美国人的名义使用酷刑折磨别国人民的那些人。”
  “他想做正确的事情”
  2009年年底,曼宁找到了美军“阿帕奇”直升机在巴格达杀害平民及两名路透社雇员的机密视频,于是有了将视频曝光的想法。
  在接触拉莫之前,曼宁还曾向身边的朋友炫耀自己“能接触到机密信息”。今年1月,他去波士顿与好友泰勒·沃特金斯见面,并对沃特金斯说,他“每天与机密信息打交道,正犹豫是否要将这些信息泄露出去”。20岁的沃特金斯说:“他想做正确的事情,因此在是不是要泄密的问题上犹豫。”
  今年2月,曼宁将这段视频用邮件传给了“维基泄密”网站。他在邮件中写道:“这是一段一群人被武装直升机枪杀的录像,其中最让我震惊的是货车中那两名儿童受伤的场面。”
  4月5日,这段视频被上传到“维基泄密”网站,一时间引来争论纷纷。曼宁得知后,在伊拉克前线与沃特金斯联系,问他美国国内对这段视频的反应。
  “他发信息给我,问我人们是不是在谈论这段视频……以及媒体说了些什么。”沃特金斯说,“他这样做并非为了哗众取宠,他只是想让人们关注在伊拉克发生的事情,希望这样的事情不会再次发生。”
  沃特金斯表示,自己不清楚曼宁是否还传给“维基泄密”网站其他机密情报。不过曼宁同拉莫的聊天记录显示,曼宁受到“维基泄密”网站其他泄密者的好评,因为他传送的机密情报“很有分量”。

上一篇:驻阿富汗美军9万份机密文件外泄 滥杀平民被揭露

下一篇:不炒股票炒股民 1.3亿股民资料或被泄露